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 > 网红 > 正文

中科院青年科学家B站开直播:成为网红的科学办法

网络整理 2019-06-13 15:38

原标题:成为网红的科学办法

中科院青年科学家B站开直播:成为网红的科学办法

  成蒙(左一)和博士生汤建在录制科普视频。受访者供图

中科院青年科学家B站开直播:成为网红的科学办法

  博士生刘广秀(右)和纪宇在B站直播。受访者供图

  物理学博士李治林每天要思考的问题很多,包括如何“炸掉月球”。

  和很多科研工作者一样,李治林的生活很少有波澜,每天早上八九点就到实验室做实验,一直到晚上10点才离开。只是,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踩着月光回家的时候,他会思考一些不那么严肃的问题。

  在中科院物理所,有一群像李治林一样的年轻人。他们思考的这些奇怪问题,有一些会最终成为科普文章,用中科院物理所的官方账号发布在网络上。这些平均年龄25岁,在中科院物理所攻读硕博士学位的研究生是物理所科普团队的主力。

  对这些生活三点一线的博士生来说,科普是他们自愿承担的工作,是单调生活的调剂,也是一种抗争。

  很多人对科学家的印象是苦哈哈的,似乎从事科研工作,就意味着坐冷板凳、为科学事业奉献一生。他们大都有过这样的体验,向亲戚朋友介绍自己是物理学博士时,对方眼中会出现一种难以名状的、既崇敬又同情的眼神。

  “科学家为什么不能搞怪?”李治林的师弟王科反问。他觉得,科学不仅是那些高大上的前沿技术,也藏在每一个奇思妙想里,“如果不能让更多人看到,科普就失去了意义。”

  从微信公众号写起,他们进驻了很多新媒体平台,做实验、剪视频、开直播、出书,到公园给老头老太太讲科学常识,把公众请进自己每天埋首的实验室……他们用上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,试图把人们从固有思维中敲醒。

  3个月前,他们在B站开起了直播。在这个以二次元文化著称、75%的用户低于24岁的平台上,他们做实验、讲段子,和弹幕互动、在线答题。直播人气最高的一次,有144万人同时在线观看。因为“中科院物理所”的名字被抢注了,他们给自己的账号取了个有B站特色的名字“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”,网友戏称他们为“中二所”。

  屏幕那头,他们面对的是和前辈不同的时代。科普的场景不再局限于学校、科技馆,只要有一部手机,人人都能接触科学。科普的队伍里也有了更多年轻人,他们坚信,科学也可以很有趣,很性感。

  当代《十万个为什么》

  每周三晚上8点,这群年轻人都会聚集在中科院物理所的一间实验室,向B站观众直播。相比其他精心准备的直播间,这个直播间寒碜极了。照明设备是最大一笔支出,黑板两周前才到货,直播间里有时还能听见隔壁实验室里压缩机“动次打次”的声音。

  参与直播的人白天都埋首实验室,有的穿着短裤、趿着拖鞋就上播了,和观众聊的话题往往是当天向粉丝征集,甚至晚饭在食堂临时想的。

  “我们不会特别设计什么,想到哪儿说到哪儿。”王科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。

  一次直播恰逢森林火灾频发,他们给观众演示了一个反直觉的实验——烧纸产生的烟没有向上飘,而是像水流一样顺着纸筒向下流动。借助这个实验,他们解释了火灾中,死者往往不是被烧死的,而是窒息而死的,同时提醒观众,遇到火灾时一定要用湿布捂住口鼻。

  更多时候,引起他们注意的,是生活中那些习以为常的事情:雨滴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,为什么不会砸伤人?都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,闪电为什么不走直线?——这些话题大多是出于物理人的本能,物理是一门探究事物基本规律的学科。

  团队里的博士生王恩试图在生活中彻底贯彻科学理性。因为曾在景区排队上厕所等到崩溃,他写了一篇长文研究上厕所时如何排队用时最短。为了弄清怎么挑西瓜,他又用科学研究的思路,给西瓜做物理建模,分析应该怎么科学地拍西瓜,什么频率的声音对应怎样的成熟度。

  进驻B站3个月后,这个账号已经积累了超过30万粉丝。很多铁粉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这个账号的高仿版,比如“二次元的中科院物埋所”“二次元的中科院课代表”。

  这届粉丝积极捧哏、互动,还把李治林捧成了网红。在搜索引擎中输入“中二所”,联想词第一位就是“大师兄”,这是粉丝对李治林的爱称。在中科院物理所提到“中二所”,指路的学生会直接告诉你,“大师兄在M楼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