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古地道待重生 三涧溪村蹲点报告(下) -社会新闻

网络整理 2019-06-12 10:57

生活日报     2019年06月12日

古地道待重生 三涧溪村蹲点报告(下) -社会新闻

古地道待重生 三涧溪村蹲点报告(下) -社会新闻

村民向记者介绍古地道。 记者 王鑫 摄

古地道待重生 三涧溪村蹲点报告(下) -社会新闻

古时三涧溪村宅子里都有口井,井口向下就是四通八达的地道。     记者 王鑫 摄  四邻饭店

□生活日报记者 杜亚慧 李丽

在一家农家饭店里,我们感受到三涧溪鲜活的合作社致富模式。

在乡亲的再三推荐下,我们去寻找一个叫“四邻”的饭店。绕过正热火朝天施工的安置房项目东地块,再经过封闭中的美食街,拐进一个小巷子,这家“四邻饭店”终于显露出真容。

在四邻饭店的入口,一份参股人名单醒目地贴在墙上。看来这是一个合作社性质的饭店,这使我们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。走进饭店内部,露天的院子上方被一张黑色的网布罩住,经过小院,进到里面,朴素地摆放了三张方形桌子,已经有一桌人先于我们到达,往里看内间还有几张大圆桌,看来这里也承办村里的酒席。

红色的菜单纸上印着各种样式的家常菜:枣庄辣子鸡、鸭蛋炒粉皮、清炒山药……

鸭蛋炒粉皮、芦笋炒虾仁……菜慢慢齐了,服务员远远地端着碗碟过来。托盘往桌上一放,翠绿的生菜叶上摆着炸得金黄的小油条,整齐地码了四小叠,旁边是切段的葱和黄瓜。四个做成农家大缸形状的配料碗摆成一排,黑色的缸身白色的缸口,缸身还有红色的福字,里面分别放了酱、芝麻碎、虾米和小咸菜。

按照现在的古村建设规划,三涧溪将在胶济铁路以北打造一个高效农业休闲集聚区,修建改建20-30个农业特色大棚,将800多亩分散园区集约开发、集中管理。规模化的背后,将是粮食生产力的大大提升。

“组建一个大的田园综合体,把粮食蔬菜的生产力提起来,让村里村外都能吃上我们种的粮食蔬菜。”王元虎介绍,他的黑猪农场将成为高效农业休闲集聚区的一个组成部分,“带动200户村民进入产业化链条,预计年均增收1万余元。提高生产力的同时,让村民富起来。”

马大姐是四邻饭店的服务员。店里除了她,还有另一位服务员和一名厨师,他们都是三涧溪本村人。马大姐的孩子还小,便在村里找了这份工作,白天工作,晚上回家照顾孩子,一个月工资三千,马大姐挺满意。

在马大姐看来,店里的工作有时忙碌有时清闲。平时每天都会有村里村外的人过来吃饭,坐上五六桌;等有村民在店里摆酒席时就忙碌了,马大姐忙得脚不沾地,买菜、备料、上菜,还要在厨房里帮厨。

“之前村里有几个饭店,后来因为改造都给拆了,现在村里地方比较大能做酒席的饭店,就是四邻和旁边的火锅城了。”马大姐向我解释,因为旧村改造,工程建设致使来四邻饭店的路变得崎岖难找,一定程度上丧失了部分客流。

“不过这都是暂时的,等改造好了,路修通了,店里肯定更红火!”马大姐说。

进门右墙上的参股人名单显示,四邻饭店一共有10个股东,村民马素建正是其中的一位。“我不仅入股了四邻饭店,也同时入股了旁边的火锅城。”马素建说。

火锅城有16个股东,都是村里的村民。有马素建这样之前就做餐饮的,也有开商铺、搞建筑的。马素建回忆,去年下半年高淑贞去党家村考察归来,提出学习党家村“党支部+合作社”形式的饭店经营模式,四邻饭店和火锅城就这样开始酝酿。

“最开始做尝试的就是这个四邻饭店,村民自愿入股,一人两万块钱。”马素建介绍,“当时大家心里都没底,但还是对书记说的这路子有信心,去年腊月初九,这四邻饭店就张罗着开起来了。”

四邻饭店一月一分红,马素建和其他9位股东得45%,经营者得45%,党支部得10%。饭店试运营几个月,“分红算不上特别多,但是在村里进行改造的限制下,还是能有一定进项,已经显露出这种模式的潜力来了。”从四邻饭店尝到了甜头的马素建,过了没多久又用2万入股,同时当起了火锅城的股东。

马素建相信,未来自己的股份会带来更多的收益,现在他正盼望着三涧溪“一村、两街、三溪、多区”的总体规划能够早日完成。四邻饭店与火锅城毗邻正在建设中的美食新街,处于原乡古村区与风情美食区的附近,待建设完毕,大量游客进入三涧溪后,将品尝到更甘甜的发展硕果。

“三涧溪村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马素建说。

三涧广场

在三涧溪村前有一处三涧广场,村民都爱喊它小广场。暑往寒来,小广场见证了三涧溪发展的岁月。

早上七点多钟,阳光初照,刺破云层,在小广场洒下斑驳树影。远处,80岁的李其原手里拿着个小马扎蹒跚而来,成为第一个来到小广场的人。